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程美寶教授講辭

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2019年5月18日)

程美寶教授講辭

我們從前留聲機時期的史料聽出聲音,開始留意聲境。聲音從身體內發出的,當聲音不知不覺地改變,這是很恐怖的事。

歷史是各種偶然和必然的組合,失聲的原因不止政治。不止是別人不讓你發聲,還有是你自己沒有聽到過去的聲音,聽清你自己的聲音。不要在批判國家時,用國家的思維和話語方式。香港歷史如何寫?香港或中國流行曲史如何寫?中國改革開放史如何寫?

香港影響珠三角

廣東話究竟是香港人的聲音還是廣東人的聲音?珠三角地區從大氣電波認識香港。有些廣州人模仿香港歌手唱歌,例如「廣州梅艷芳」炒螺明。

看不到香港電視,後果可以很嚴重。其中一個惡果是珠三角的人不懂說白話。我與學生交談,他們來自順德、開平、中山,多從香港的電視學習白話。香港的電視是傳播白話很重要的媒體。不要以為所有珠三角的人都懂得廣州話,不同地區都有獨特音色的話語。

曾幾何時,珠三角的人聽不到香港的廣播也很可怕。廣播劇《18樓C座》幫助珠三角的人想像香港是怎樣的。廣播的想像比電視更多。可惜八九民運後,中央政府嚴厲監管廣播,廣州人沒有機會接觸香港。

珠三角屬於水上的世界,沒有邊界國界之分,靠大氣電波認識香港,不是遙遠的北京。「大灣區」這個詞語屬於陸地、國家行政的視角。1910年的「大灣區」地圖,沒有深圳。

 

香港話來自廣州白話西關音

2010年廣州發生撐粵語運動,傳聞因為亞運臨近,將廣州話電視頻道轉成普通話,引起八零後不滿。

粵語是城市之聲。香港的聲音來自省城白話西關音。省城白話,相對於「鄉音」的粵語。廣州與香港有相同的音聲和韻律。在19世紀香港,外國人找James Dyer Ball學粵語,他說省城裏的廣州話都有分別,找西關話(West End speech)最標準。

粵語是用我的音,我的話,我的心情,到了最深夜的時候,最想聽的是我的聲音。

我們有多大?本土有多大?

在民國時期,香港和廣州的錄音條件很差,要到上海錄製粵曲,因此廣州話與上海有關。近代中國歷史裏,長期與東洋世界(日本)和南洋世界(東南亞)接觸,還有十九世紀興起的舊金山(美國、加拿大)和新金山(澳洲)。地區因歷史而造成的共性和互動。

現在國與特區變得抽象,中港之別也不清楚,香港變得細小。城市方面,北京最重要,上海次要。省港澳的「省城」已經消失,變成「粵港澳」。深圳比省城更重要。澳門幾乎被忽略。

追尋共同擁有的城市聲音

為何覺得粵語失聲?因為我們遠離粵語應有的聲韻傳統。香港人的聲音是否只是香港人的聲音?粵語是更廣闊空間裏共同擁有的城市聲音。城市聲音可以表達的意識形態、文化。

我用兩個預言作結:「已成絕響」和「咬碎銀牙」。先講第一個預言「已成絕響」。1985年珠影的電影作品《絕響》講廣州的故事,但用普通話配音。香港電影《新不了情》的故事情節與《絕響》類似,但用廣東話播映。香港也許是唯一能讓《絕響》再響的城市,但我很悲觀地相信,香港人不會這樣做,因為大多數香港人認為,《絕響》與他們無關。

另一個預言「咬碎銀牙」。1945年粵曲撰詞者吳一嘯寫了「從此香島雲山,又添一段藝林傷心話……」雲山指廣州白雲山,現在白雲山已沒多少人講廣東話了。

特別鳴謝「灼見名家」為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整理演講文本
 按此 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