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何式凝教授 「另眼相看黃耀明」 全文

明哥身體力行感召大家,令大家都寬容一點,開放一點,不需要太過遷就其他人,他啟發我以及很多不甘心做港豬/做法利賽人/做鴕鳥的香港人。他所到之處,都為香港人帶來祝福,成為很多人的安慰。因為你站在他身邊,即使覺得自己有點怪,但仍然會覺得OK,你也可以把藏在心底深處的慾望用藝術表達出來。

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程美寶教授講辭

我用兩個預言作結:「已成絕響」和「咬碎銀牙」。先講第一個預言「已成絕響」。1985年珠影的電影作品《絕響》講廣州的故事,但用普通話配音。香港電影《新不了情》的故事情節與《絕響》類似,但用廣東話播映。香港也許是唯一能讓《絕響》再響的城市,但我很悲觀地相信,香港人不會這樣做,因為大多數香港人認為,《絕響》與他們無關。

另一個預言「咬碎銀牙」。1945年粵曲撰詞者吳一嘯寫了「從此香島雲山,又添一段藝林傷心話……」雲山指廣州白雲山,現在白雲山已沒多少人講廣東話了。

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黃耀明先生講辭

我覺得要利用香港一直擁有的優勢。這個優勢正慢慢消失,但不要令它消失。這個優勢就是什麼都可以講,什麼東西都可以吸納和包容,然後集合一起創作成自己的東西。我們不可失去這個優勢。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國唯一一個角落仍然可以唱歌紀念六四的。我們仍然可以講「時代那麼壞」,我想在內地不能隨便說這句話。

在細小的香港,容許可以做的事,盡量去做,我們的作品可以與別不同。但我們一直忘記我們的優勢。

最後以我的六四三十周年新歌《回憶有罪》的歌詞作結:「歷史假使有人定被發現」。

公民實踐論壇 : 香港人的聲音 潘源良先生講辭

用真善美決定選擇

承傳文化不是靠口號,靠理想,而是親友之間培養公民責任,有一個醒覺,令普及文化有亮麗的成績表。

最後,我介紹三個老朋友,在選擇有困難時可以聯絡他們。第一位是「真」,第二位是「善」,第三位是「美」。與他們聊天,大家都仍要嘗試尋找答案。做一個有責任感的香港人,其實不容易,做不到十分,希望做到七八分,起碼五分也好,令整體文化不斷向前。

公民實踐論壇:《逃犯條例》修訂──危機四伏!陳文敏教授講辭全文

移交逃犯ABC

 

香港有自己的《逃犯條例》,暫時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這是刻意的決定。在97回歸前,尤其89年六四事件後,很多香港人憂慮內地的司法制度。不止香港人憂慮,其他國家都憂慮,當時透過港英政府與本港簽訂協議的國家,會擔心香港回歸後,犯人會被移交至中國。

公民實踐論壇:《逃犯條例》修訂──危機四伏!郭榮鏗議員講辭全文

亡羊毀牢的《逃犯條例》修訂

一提起強力部門,令我想起前黨友,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上星期,我有幸與他在外國記者會舉行辯論。他說香港人應該支持修訂《逃犯條例》,因為強力部門很麻煩,經常要偷偷來港執法,與其這樣,不如修訂《逃犯條例》,讓強力部門容易執法。

有人說湯家驊吃了「誠實豆沙包」,我認為他有技巧地指出香港人不能支持修訂《逃犯條例》,正是他的邏輯:與其我要入去你家中搶劫,不如你簡簡單單將鎖匙給我,不必太麻煩。我覺得湯家驊很厲害,一針見血地點出問題,就是《逃犯條例》絕不可以支持。

公民實踐論壇:《逃犯條例》修訂──危機四伏!田北俊先生講辭全文

商界對修例的憂慮

執政者最希望的是多點法例。有法例,但不一定要用,法例像一把刀,你放一把刀在我頭上,但人人都犯法時,你不可能拘捕全部人。《逃犯條例》通過後,一年移交一宗我都嫌多,但問題是,大家都擔心自己會成為被捕的一個。商界反對修例,特別是第13條偽造文件和第15條賄賂罪。

公民實踐論壇「法治對香港的意義及重要性」曼斯勳爵講辭

The Rule of Law

Aristotle said: “It is better for the law to rule than one of its citizens, so even the guardians of the laws are obeying the laws”. Dr Thomas Fuller put this still more pithily in 1733: “Be you never so high, the Law is above you - a favourite quotation of Lord Denning’s.

公民實踐論壇「法治對香港的意義及重要性」包致金法官講辭

Absent full democracy, can the Rule of Law prevail?

香港沒有了民主,能不能有法治?那時的我和現在我的回答:可以,但基於四個條件。首先......

公民實踐論壇「法治對香港的意義及重要性」李志喜大律師講辭

The nuts and bolts of the Rule of Law

公平對華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中國人有一句話「公道自在人心」。有時問題不出在法律本身,需要被關心的其實是法治,不要讓法律任意被人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