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論壇«誰與新聞自由為敵» - 主席詹德隆講辭

各位來賓 :

我宣佈論壇準時開始。

首先﹐讓我代表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歡迎來參加我們這個論壇的講者和各位嘉賓。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是一羣關心香港社會﹐志同道合﹐想維護香港核心價值﹐保存香港生活方式的朋友成立的。我們不想看見香港社會撕裂﹐內秏﹐最終走向暴力和極權的道路。我們想大眾市民能夠心平氣和地討論與香港長治久安﹐穩定繁榮有關的各個問題。

我們這個基金的財政來源是社會大眾有心人仕的捐獻﹐現時是由一個七人委員會負責。我是委員會的第一屆主席﹐任期兩年﹐然後再由委員會其他成員頂上﹐大家輪流做主席。

七人委員會中﹐每人都會依次牽頭講一樣同香港核心價值﹐生活方式息息相關的事情。

今日由我牽頭(並由基金每個成員鼎力協助)組織的公眾論壇﹐講的是「誰與新聞自由為敵?」(Freedom of the Press & Its Enemies)選擇以這論壇先行是因為我們都覺得新聞自由非常要緊﹐而且香港的新聞自由已經到了危險的關頭。我們想多些人瞭解﹐多些人肯出錢出力﹐去保衛香港的新聞自由!

今日我們請來了九名大名鼎鼎的講者﹐全部都是現役或者資深的新聞從業員和主管。有三位且是有代表性的人物﹐其中一位更為新聞工作付出很大個人代價。我們都很想聽聽他們的親身經驗和他們對香港新聞行業目前處境的看法﹐也想聽聽他們怎樣看將來。

我自己曾經在«信報»和«南華早報»寫過專欄﹐也曾在電視台同電台做過好幾個節目﹐也有在«明報»和«蘋果»發表過文章。在重量級講者同大家分享經驗之前﹐我想講多少我自己對新聞自由的看法﹐作為今日的開場白。

第一﹐我覺得在新聞這個行業裡面﹐做得有聲有色﹐能得到大家行內人尊重的工作者都是有「求知求真精神」的從業員﹐假如你沒有這種「求知求真精神」的話﹐你跟本不應該入新聞界這個行業﹐你去娛樂界﹐去 夢工場好了﹐你入錯行啦。

張國榮那首歌«片段»都有話 :「我仲記得我問過你: 知唔知世界上最貴喺乜嘢? 你諗都唔諗就答: 真心。」沒錯﹐真同假之分是很重要的。你用什麼語言偽術都不能遮掩。

所以無線新聞連「拳打腳踢」都唔講得﹐跟本就是侮辱現場記者的專業判斷﹐侮辱記者的尊嚴﹐侮辱觀眾的智慧。無線電視的主管大概沒有看過英國衛報編輯C. P. Scott的經典名句: “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事實擺在眼前﹐而事實是神聖的﹐報導事實是記者的神聖任務﹐抺殺事實是可恥的行為。這個電視台做的新聞你以後還可以信嗎?

是真的才可信﹐是真的我們才會信。這個「信」字就是做新聞的第一原則。

這個「信」字也是政府能否有效管治的第一原則。 大家可以判斷一下: 現在的政府還有沒有這個「信」字。

「誠信」英文是integrity & credibility。沒有誠信的政府即使繼續下去也只是久延殘喘﹐最後始終都是要倒台的。一開始便沒有誠信﹐又怎可能有認受性?

第二點我想說的是:

新聞自由保障了市民的「知情權」; 這點大家都知道﹐但其實新聞自由也保障了執政者的「知情權」。

劍橋大學著名經濟學家-印度裔的Lord Sen-講過﹐有新聞自由資訊流通的國家從來沒有發生過大饑荒。印度雖然窮‚但從來沒有發生過類似「大躍進」那種連續三年的大災難。有新聞自由的地方只要有小饑荒﹐新聞界就會報導﹐人民同政府就曉得採取相應措施去應付﹐而不會弄到全國講大話虛報收成﹐三千萬人活活餓死這種情形出現。

市民有「知情權」才可以保障到自身的利益﹐趨吉避兇。所以新聞自由我們不可以放棄的‚這點很清楚﹐很重要。

第三點同樣重要的是:

新聞自由同時亦都保障了執政者的「知情權」。這點﹐聰明的執政者才會明白。

中國幾千年來都解決不到的問題始終都是: 貪官污吏和土豪劣紳。
官場文化最常見的手法就是: 瞞上欺下 (把假的情報﹐錯的分析送交領導人﹐又假傳聖旨﹐要下面的人就範!)
為什麼「瞞上欺下」那麼容易呢?
就是因為領導人沒有其他消息來源!

這些情況在西方進步國家不會發生。有新聞自由的國家領導人只要每天看報、聽電台、看電視就可以掌握到不同的意見和原因﹐不會輕易被「誤導」。

美國著名記者/電視主播Walter Cronkite 說過﹐每天看The New York Times就好像聽到"America talking to herself"- 聽到美國人心底里的說話。

美國上情下達﹐下情上達可以通過傳播媒介進行。中國呢?你懂的!

朱鎔基是聰明的領導人‚所以朱鎔基講過他天天看«信報»並且曾大力批評中央電視的官式報導。朱總理沒有說他看«人民日報»。不過他也沒有說現在還看不看«信報»。

聰明的領導人會明白要能掌握民情就要有新聞自由。而不是靠「自己友」通風報訊。而不是只看「自己友」出的報紙﹐因為這些報紙不會也不敢講逆耳的忠言和介紹苦口的良策。中國人服膺權威自古已然﹐無人會叫皇帝不要斬岳飛﹐不要殺袁崇煥。而殘殺忠良後不久﹐宋亡、明亡。

聰明的港督彭定康好像說過警覺性高的新聞界令政府不敢胡來。中國貪污那麼嚴重和沒有新聞自由可有關係? 你說呢?

第四點我早在«信報»創刊二十週年時提出過﹐現在有需要重覆。

我說新聞自由好比一條金錬﹐這條金錬由一連串環節組成﹐圈圈相扣。
第一環: 要有敢言的議員和言論領袖;
第二環: 要有如實報導這些言論的記者;
第三環: 要有支持求知求真的編輯﹐尤其是總編輯;
第四環: 有正義感的傳媒老闆;
第五環: 政府 (一個明白新聞自由能幫助政府管治的文明政府) ; 
第六環: 讀者/觀眾的支持 (我就是說你們)。

要六子連環才會有新聞自由﹐一子破﹐新聞自由即落索! 我們失去新聞自由的機會很大。你還需問我最大威脅﹐最弱的一環是那一個? 你懂的。

有一次﹐我在北京有機會去參觀一個畫家的工作室﹐見到一幅掛在他牆上的大畫。畫中央坐了個頭戴大烏紗的朝廷命官﹐穿了一件大紅袍﹐坐在地上﹐手中抱着一本他正在看的大書。書名只有兩個字:「民主」。有趣的是: 這幅畫名叫「苦讀終不悟」。那就是說這個朝廷大官死讀都不明白。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說過:「香港是一本好難讀的書」。我想對朝廷命官說﹐其實要管治香港並不困難! 你只要管治到你自己的「第一反應」就成!

什麼是「第一反應」呢? 是這樣的。

我有一個親戚﹐他的方向感很差﹐每次他出升降機門﹐明明應該轉右的﹐他總是會轉左。另外﹐明明應該轉左的﹐他一定會轉右。後來他對自己說: 我一定要控制自己的第一反應﹐反其道而行之﹐就準不會錯了﹐結果真的果然如此。另外﹐我有一個朋友﹐投資的眼光很差﹐每次看股票市場的後市都經常是錯的。可是他退休時却腰纏萬貫﹐是富家翁。原來他自己不理投資﹐所有投資決定都是太座作出的。而太座作出決定前﹐一定參考他的意見‚大凡他的第一反應是股市會跌﹐他太太就買。他說股市該升﹐他太太就賣。數十年下來﹐竟然賺個盤滿砵滿。能夠按下第一反應原來是「致勝之道」。

為政者最忌三個字。這三個字就是「想當然」。物理學家﹐諾貝爾獎得主丁肇中博士說過:「理論不能否定事實﹐只有事實可以否定理論。」胡錦濤也曾力推「科學發展觀」。鄧小平治國的中心思想是:「事實是檢定真理的唯一標準。」他們說的其實是同一樣東西: 不要不經大腦便「想當然」。

要管治好香港就要明白香港的成功因素﹐這些因素不會因為管治者的主觀意願而改變。

你要知道香港是一個現代社會、文明社會、及國際金融中心。香港不是一個封閉社會、愚昧社會。香港人思想現代化﹐知識現代化﹐生活現代化﹐行為現代化。

你要明白香港人的核心價值‚生活方式。你要懂得欣賞香港和懂得欣賞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

你要瞭解國際金融中心和新聞自由息息相關的關係。你不能夠用秦朝以焚書去阻止資訊傳播的方法去管治21世紀網絡一代。連新加坡也不可以了﹐你以為你是誰?

你要知道自己的第一反應是錯的。假如你明白「想當然」不可取﹐那你就有可能管治好香港了。!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想壓制言論自由 那就是錯的;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想壓制新聞自由 你又是錯的;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想壓制學術自由 你更是錯的;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想壓制宗教自由 你又再次是錯的;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RTHK可變成宣傳機構 你又錯多一次;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用錢買回來的簽名是真的 你更加錯得厲害;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民主派是你的敵人 可真是大錯特錯;
假如你的第一反應是「自己友」會幫到你的話 你是最錯的。
(立法局投票結果是 28對8﹐我還用多說嗎?)

英文有一個字﹐叫Epiphany ﹐中文譯之為「頓悟」。

羅馬人保羅在往大馬士革的路上﹐忽然頓悟﹐從堅決反天主教﹐變為耶穌的信徒﹐並四處傳道﹐他是把天主教發揚光大的使徒。

六零年代初﹐新加坡由亂而治就是因為李光耀經歷了「頓悟」。撥亂反正就是從這個Lee Kuan Yew moment開始﹐姑且稱之為「李光耀時刻」吧。新加坡獨立依始時﹐投資者害怕人民行動黨什麼都要改﹐政策偏向社會主義﹐所以不再投資﹐甚至撤離。新加坡失業率一度急升至13.5%﹐經濟一厥不振﹐百業蕭條。在這環境下﹐李光耀要求聯合國派一隊專家到新加坡考察﹐並給予改善新加坡的意見。這個專家團由荷蘭人Dr. Albert Winsemius 率領﹐他寫成了Winsemius Report﹐中心思想就是不攪去殖民地化﹐信任新加坡的公務員﹐要求李光耀把人民行動黨的初衷反其道而行之。依Dr. Winsemius的說法是: “Let Raffles stand where he stands today.”(「不要打倒萊佛仕。」) 好個李光耀﹐竟然照單全收﹐把以前不對的政策推倒重來﹐新加坡隨即大治。

為什麼鄧小平同意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呢? 因為他明白內地的制度不適用於香港。

為什麼李瑞環叫人不要洗去茶壺中的茶漬呢? 因為他明白有些東西不用改﹐改了反而不好。

只要北京領導人收回成命‚建制派其實並不反對民主選特首。我不相信他們會有幾萬人肯上街佔中堅持79日。建制派只是利益的組合﹐不是信念的組合。

香港行政長官不過是市長而已﹐外交國防都不由他管﹐中央怕什麼呢? 28票已可以阻止立法﹐建制派一共有42票﹐又有什麼可怕呢?

你說這位市長需要北京接受﹐好呀! 但這位市長是否也應該是香港人可以接受的呢?

最多也只是有32年而已﹐你為什麼不等等?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期待香港也有這個Lee Kuan Yew moment「頓悟的時刻」﹐不要再攪敵我鬥爭﹐因為說到底香港只是人民內部矛盾而已。讓香港往前走﹐繼續做現代社會﹐文明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