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公民實踐論壇「十八相送:風雨同路」李澤恩大律師講辭摘要

普世價值與中國因素在香港

為何我們不積極一點,比內地更積極地保存自己的中國傳統價值,同時亦繼續向西方國家學習,從而鞏固我們香港人的價值呢?

公民實踐論壇「十八相送:風雨同路」羅冠聰先生講辭摘要

青年政治前景?

其中一個可以讓大家走下去的原因,就是有勇氣的人都走出來,讓大家知道就在彼此身邊,令大家有動力和團結感覺,繼續向前行...

公民實踐論壇「十八相送:風雨同路」陳方安生女士歡迎辭

陳方安生女士 歡迎辭

面對目前的政治困境,香港人又一次出現無力感,似乎迷失了方向,但我不認同是因為大家懶惰,反而我覺得問題在於市民無論是上街遊行,或者是請願發聲,當局都是不瞅不睬,置於不理,令大家都心灰意冷。吳靄儀提醒大家,「只要你不放棄,這條被人大釋法打穿了幾個大洞正在下沉的船可能不會沉得咁快,可能不會沉。」「踢開無力感,繼續遊行、捐款、投票。」​

公民實踐論壇「十八相送:風雨同路」吳靄儀女士講辭

十八相送 風雨同路:與新一代的對話

寫《拱心石下》,原意是將我這一代人的香港故事講給新一代聽,亦為誌記那個時代為香港付出心血的人,他們為香港做了的事,歷史不應忘記,我希望為這段歷史好好地留下檔案。檔案是重要的;史實是重要的;真相是重要的。我們清楚掌握每件事的來龍去脈,就沒有那麼容易受人擺佈。 ​

公民實踐論壇「香港特色」曾俊華先生講辭

保育香港文化特色

今天香港社會有很多對立,建制派對反對派,黃對藍。但對我來說,我只是關心一種對立,就是文明和反文明的對立。而在這個對立之間,我們絕對沒有任何退讓的餘地。

公民實踐論壇「香港特色」蕭鳳霞教授講辭

『本土有幾大?』香港跨地域的歷史與文化

要說香港特色,先談一個基本問題,怎樣去定義香港?從狹義和廣義的角度去定義,會得出不同的香港人、香港地、香港事、香港身分和香港想像。先定義香港,才能討論香港特色。

公民實踐論壇「香港特色」梁文道先生講辭

身份不排隊的香港

香港令我解放,令我啟蒙,令我發現做人有很多可能性,令我覺得對香港感到驕傲和認同,是因為無人要求我愛它。

李柱銘:釋法猛於虎也

回歸二十年,中共治港者一直不滿特區仍未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廿三條立法)。其實,筆者對廿三條立法一事,向來持正面態度,認為只要所訂定的法例,不損害港人現享有的任何人權和自由,特區委實有責任立法。

然而,基於治港者近年的言行,筆者的看法卻不得不改變。先是一四年,國務院所發表的《白皮書》,將「各級法院法官」視作「治港者」,必須「愛國愛港」,「對國家效忠」,而且履行職務時,必須「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以及「接受中央政府……的監督」以「體現國家主權的需要」。

吳靄儀:社會主義的法律概念完全不同

社會主義的法律概念完全不是這回事;社會主義視法律為統治階級意志的體現。在《基本法》之下,殖民地政府發展出來的「行為主導」制度保存下來。第5 條訂明「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奉行資本主義之區, 「統治階級」就是資本家,即是工商界人士,所以特區政府的行政機關,應「主要」以這階層或認同這階層的人「擔任」,就十分「合理」了。至於這些人是否同時信奉自然公義、人權、受約束的政府、程序公義、真正獨立的司法機關——換句話說,是否信奉法治的內在價值觀——從社會主義觀點,並不重要。

石永泰:說法治與政治無關是自欺欺人

所以說法治精神、三權分立這一類討論,反映了那個地方的政治體制。你談法治不談政治根本就是「綁起隻手同人討論」,就是一個不平等的對話,因為內地將法律與政治混為一談。如果我們跟內地談法治,我們是在討論Black Letter Law,即是所謂白紙黑字的法律,我們只不過是法律技術人員,所以我們與內地交往時會介紹一點書給他們,希望他們可以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