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柱銘:釋法猛於虎也

回歸二十年,中共治港者一直不滿特區仍未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廿三條立法)。其實,筆者對廿三條立法一事,向來持正面態度,認為只要所訂定的法例,不損害港人現享有的任何人權和自由,特區委實有責任立法。

然而,基於治港者近年的言行,筆者的看法卻不得不改變。先是一四年,國務院所發表的《白皮書》,將「各級法院法官」視作「治港者」,必須「愛國愛港」,「對國家效忠」,而且履行職務時,必須「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以及「接受中央政府……的監督」以「體現國家主權的需要」。

吳靄儀:社會主義的法律概念完全不同

社會主義的法律概念完全不是這回事;社會主義視法律為統治階級意志的體現。在《基本法》之下,殖民地政府發展出來的「行為主導」制度保存下來。第5 條訂明「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奉行資本主義之區, 「統治階級」就是資本家,即是工商界人士,所以特區政府的行政機關,應「主要」以這階層或認同這階層的人「擔任」,就十分「合理」了。至於這些人是否同時信奉自然公義、人權、受約束的政府、程序公義、真正獨立的司法機關——換句話說,是否信奉法治的內在價值觀——從社會主義觀點,並不重要。

石永泰:說法治與政治無關是自欺欺人

所以說法治精神、三權分立這一類討論,反映了那個地方的政治體制。你談法治不談政治根本就是「綁起隻手同人討論」,就是一個不平等的對話,因為內地將法律與政治混為一談。如果我們跟內地談法治,我們是在討論Black Letter Law,即是所謂白紙黑字的法律,我們只不過是法律技術人員,所以我們與內地交往時會介紹一點書給他們,希望他們可以吸收。

鄭基恩:領袖應成就身邊人去應許之地

所以田北俊先生剛才就說2017,父母、教育者是看2037、2047、甚至2057。當我們不在的時候,我們交付了什麼給我們的年青人呢?屆時他是特首也好,不是特首也好,他在他的崗位上如何去領導,是我們作為教育者的職責。

田北俊:今時今日的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特首?

我自己也有與泛民朋友討論過聯合執政的概念,當然北京是不中聽的。難道讓你們立法主導?立法會政黨甚多,從建制到泛民,豈非成了立法主導,失去行政主導權,北京話事權何去何從?那麼要視乎高度自治到什麼程度。若來自不同黨派的70位議員,分享聯合執政的概念,但共同支持行政長官,也不一定行不通。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小冊子

想了解我們更多?

歡迎瀏覽我們基金的小冊子!

我看「十年」 陳方安生

好不容易找來兩張戲票,和女兒去看「十年」這套電影,看後有很大的感觸。

我並不是說,亦絕對不希望,香港在十年後會發生電影中的情節, 如有位老人家在英國領事館前自焚、雜貨舖不可以賣「本地蛋」、未通過普通話考試的的士司機不准到中環及金鐘等地接載乘客。我感觸的是,這部電影警惕了我們,不要把當前享有的法治、人權、言論自由及慣常的生活方式視為必然。我們必須要積極捍衛這些香港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 要求中央政府切實履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承諾, 只有這樣,香港才可以保持我們獨有的優勢。

 

穆迪將香港的評級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維持 Aa1 的政府債券評級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今天維持香港政府 Aa1 的長期債務評級與發行人評級, 同時將評級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 在此之前,穆迪將中國 Aa3 評級的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香港評級展望的 調整反映了穆迪認為,香港信用質素的趨勢將繼續緊隨中國內地,原因是香 港與內地的政治、經濟和金融聯繫日益緊密。 特別要指出的是,香港與內地的政治聯繫越來越大,這可能會拖累香港的體 制實力。此外,對中國內地經濟和金融穩定的風險也可能會削弱香港本身的 經濟和金融展望。

區選在即 陳方安生:社會日趨赤化 香港人不能袖手旁觀

今屆區議會選舉將於本周日舉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呼籲全港市民正視社會日漸赤化的現象,並踴躍在選舉中投票予支持民主的候選人,以免區議會繼續被建制派壟斷,盲目附和政府施政。

公民實踐論壇«誰與新聞自由為敵» - 主席詹德隆講辭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是一羣關心香港社會﹐志同道合﹐想維護香港核心價值﹐保存香港生活方式的朋友成立的。我們不想看見香港社會撕裂﹐內秏﹐最終走向暴力和極權的道路。我們想大眾市民能夠心平氣和地討論與香港長治久安﹐穩定繁榮有關的各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