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民間民情報告

13.12.2019

為了更透徹地理解「逃犯條例修訂」爭議的前因後果及準確記錄民情變化,公民實踐培育基金遂倡議進行一項客觀、全面及屬於香港人的民情研究,並於 2019 年 7 月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 (簡稱 “香港民研”)轄下香港民意研究計劃 編撰《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 — 民間民情報告》。

第一階段:民意調查

結果簡報

研究報告 (容後公布)

調查問卷

調查結果

調查結果公布直播

第二階段:青年意見跟進研究

結果簡報

研究報告

青年意見交流會報告

青年慎思會議報告

青年慎思會議錄影及錄音

 

第三階段:民間民情報告

報告

附錄一

附錄二

附錄三

附錄四

在2019年12月13日舉行的《反送中事件 — 民間民情報告》最終篇發布會上,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董事 陳方安生女士的致辭如下:

今年較早時候,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委託鍾庭耀博士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編撰《反送中事件— 民間民情報告》。感謝公眾支持,籌得所需資金,工作分3個階段進行。第1、2階段報告分別於2019年7月10日和8月2日發表,今天 (12月13日) 發表的最終報告包括總結章節和附錄,涵蓋事件由原先擬訂的10月下旬為限伸延至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現在我邀請鍾博士詳細報告。

我代表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講述,我們對這場已持續半年的運動的一些看法和結論,簡單而言,我們認為「人民已發聲」。

1.     香港特區政府不下一次,把香港人感受切膚之痛的事情弄得一團糟,當權者拒絕聆聽民意,只顧取悅北京主子。

2.     《修訂逃犯條例》完全沒需要制訂,反對意見四方八面湧現。 6月9日100萬人遊行及6月16日200萬人遊行已清楚說明這股民情。香港人無權選舉自己的特首,也無權罷免這個人,遊行示威儼如香港人唯一表達訴求的方式,也是公眾情緒的最可靠指標。但是特區政府有聆聽嗎?沒有。兩次遊行人數空前,人民的聲音響亮,政府居然不是馬上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只是暫緩。

3.     後來發生的事情持續至今未平息,一切源於當權者的傲慢、公然無視清晰的民情。整件事令人遺憾,拖累了香港的經濟和警隊,人民遭受嚴重的身心傷害,包括一些年輕人喪命。當權者咎由自取,有多一點智慧的人輕易就能防止這些事情發生。

4.     這場運動結集了不同年齡、教育背景、種族、專業的人,團結一致持久地捍衛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和核心價值──近年被逐漸侵蝕的「一國兩制」元素。這場運動的本質,是盲目忠誠、集體主義和服從的中國模式,與崇尚法治、多元化、自由、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國際模式的對壘。

5.     特首及其管治團隊無尊重和回應公眾的情緒和訴求,亦無為本身的作為或不作為負責任,導致公眾深信表達意見的唯一方法是走上街頭,當中部分人訴諸暴力,但多數遊行大致上和平。

6.     正常情況下,理智的人不會容忍暴力,不幸的是,特首未能駕馭警隊,警隊粗暴行徑變本加厲,過份使用武力和任意逮捕,導致一些示威者認定只有暴力手段才能迫使政府回應。過去6個月,公眾情緒有起有伏,但明顯對示威者的同情和支持堅定不移,可證於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泛民壓倒性獲勝的結果。沉默大多數人已發聲,而且響亮而清晰。

7.     區議會選舉創紀錄有超過7成投票率,許多選民輪候很久才能投票。泛民主派參選人在452個民選席位中贏得空前的388席(約佔85%),18個區議會中主導17區。當選者不少是新人,比較年輕和高學歷,熱情而投入。他們若能本着合作和開放態度,與民共議地區需要,他們必有所作為,並且有望促成新一代的政治領袖。

8.     反送中運動進入第7個月,沉重打擊本港經濟、社會各階層特別年青人、對特區政府和北京的信任,及香港的國際聲譽。可悲的現實是,特區政府和北京似乎在這場持久動盪中尚未汲取教訓。

9.     官民關係、警民關係瓦解,特首因未能捍衛「兩制」及香港人原有生活方式,已失去道德和管治威信,因此出現要她下台的訴求。警暴引起的公憤強烈。重建互信是漫長而艱鉅的任務,政府必須有明智的決策方能成事。

10.   公眾要求糾正日趨專制和不公平的制度,希望有權選舉自己的領導人包括特首和全部立法會議員,因為真正經普選產生的人才會向人民問責,年青一輩尤其視之為首要爭取的權利。

11.   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唯一方法是特首開啟真正的對話,回應五大訴求特別是重啟政改,達致一人一票真普選,否則,示威和動盪會繼續,暴力或會升級。

12.   政府早就應該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任命一位具公信力的法官主持。委員會可以調查這場運動的成因,政府、示威者和警察的行為,最後建議修補社會撕裂的跟進措施,包括特赦。政府未有解釋,為何要否決主流民意要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卻去成立一個所謂檢討委員會,而這個所謂檢討委員會的職權範圍、主席、成員人選仍未見公布。政府要開誠布公,才有可能令人信賴這個檢討委員會。再者,監警會的國際專家已經公開指出監警會在權力、能力及獨立調查權方面有明顯不足,不能滿足港人的要求,因此決定集體請辭。特首還在堅持等待監警會的調查報告,實在令人費解。

香港民意研究所報告:https://www.pori.hk/anti-extradition-bill-report-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