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誰帶頭摧毀廉署和法治?-「維護廉潔 - 香港要堅持」(陳方安生女士)

公民論壇:誰帶頭摧毀廉署和法治?(2016年8月13日)

陳方安生女士-「維護廉潔-香港要堅持」

[1]  午安,大家好,我和詹德隆主席一樣,好歡迎大家蒞臨今日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及香港2020聯合舉辦的公民論壇。

[2]  首先,我想跟大家簡介一下香港2020的背景。我們這個組織於2013年4月成立,目的是希望推動香港民主政治制度改革,不遲於2020達致真正全民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體議員。與此同時,我們亦不斷監察政府的管治和施政,當「一國兩制」及香港既有的核心價值受到威脅時,我們必會發聲和表達意見。

[3]  從現時的局勢來看,在2020年或之前要達致雙普選,已難以實現,但香港仍有多場硬仗要打。當香港的管治危機日益惡化,當危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居民享有與內地不同的自由和權利,我們絕對不能沉默、坐視不理。

[4]  今日我出席這個論壇,有多重身份,包括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董事、香港2020召集人,以及前政務司司長。當政務司司長的職責繁多,包括與廉政專員保持定期聯絡,聽取他/她的匯報。期間,我曾與四位專員共事。

[5]  不過,我今日是以一個關心香港的市民這個最為重要的身份發言。廉政公署一直守護的「廉潔」,是自由和公平的社會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石,近期連串的人事變動,令這些我們重視的核心價值受到嚴重衝擊,我和廣大市民一樣,對此感到非常震驚。

[6]  我們今天聚集在一起,討論「誰帶頭摧毀廉署和法治」。可悲的事實是,過去多個星期廉署發生的事情,並非單一個別事件,現政府只是再次及更無恥地把真理、公平及合法等辦事原則拋諸腦後。

[7]  過去一年,已發生多宗公然違反「基本法」規定及「一國兩制」政策的事件。 先有干預香港大學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的「副校長任命事件」;之後特區政府在銅鑼灣書店港人被綁架及拘留在內地的事件中表現懦弱;而本港的警隊及律政司屬下的刑事檢控部門,都變得越來越政治化。

[8]  最近,我們見到一位有抱負的年青人如何被選舉主任剝奪其參選九月立法會選舉權利的悲劇,只因選舉主任不信納他「真正改變了過去主張和支持港獨的立場」。我非常質疑選舉主任是否擁有法律賦予的權力作出此裁決。在此事當中, 政府看來已完全漠視合法程序,且篡奪了法庭的權力。雖然,有關決定引來各界,特別是法律界的極度關注,但政府及選舉事務處至今仍未能平息公眾的疑慮。

[9]  今次參與論壇的各位講者嘉賓,過往都與廉政公署有直接緊密的接觸。我當政務司司長時,也定期與廉政專員會面,聽取他們就一些備受矚目的案件的工作匯報,及了解公署的重要發展和所需資源。我與專員的會面,常與他跟港督或行政長官的例行會面分開;當遇上特別與公務員有關的事情時,我會邀請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一同參與。在任何時候,廉署的獨立性,即廉署獨立於政府所有其他部門的這個安排,在我心目中都是至為重要。

[10]  直至今天,這「獨立性」仍關係到廉政專員本人與特區首長間相互的責任的問題。一方面,受命出任廉政專員,為人必須正直不阿、廉潔、專業,具備崇高的道德情操,不涉及任何利益衝突,兼且能在重大事情上有勇氣緊守原則,守護廉署既有的道德價值。另方面,正正因為廉政專員只需向特區首長匯報及負責,特首亦需要避免干預廉署處理及調查貪污投訴的日常工作,及嚴謹地堅守和維護廉署的「獨立性」。

[11]  除了最近的一位例外,歷任的廉政專員,大部份都符合以上最高的品格要求,履行職責,達到公眾的期望。他們無畏無懼地執行任務,處理及追查貪污的投訴,紀錄良好,即使面對調查前行政長官及前政務司司長的案件,也能秉持原則,堅守崗位。儘管廉署有其嚴謹的執法守則,廉政公署仍能鍥而不捨地追查和跟進貪污個案,這個對廉署一般員工,特別是調查員的士氣至關重要。七月中,廉署有超過七成的員工拒絕出席周年晚宴,已清楚反映他們對近月的人事變動極為不滿,引用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的名句:「廉署內部已出現腐爛狀況」。

[12]  究竟誰要為這難堪的境況負責?我並不想就署理執行處首長、兩位廉署高層員工和混亂的人事變動事件作任何揣測。廉政專員白韞六曾公開表示,李寶蘭在署任期間表現未達要求,並強調今次取消李的署任職務,屬他個人決定。

[13]  按照我在政府工作的經驗,過往從未試過有部門首長公開地評論高層員工的工作表現,但之後又以員工個人私隱為掩飾,逃避告訴公眾李的表現如何未達職位要求,及為何需要花上超過一年的時間去判斷李的能力不勝任執行處首長等等。

[14]  此外,對於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的安排,究竟是基於署理職位以行政方便,抑或是將會晉升而署任,白韞六亦未能清楚交待。如果是前者,白韞六根本無須要就取消署任一事知會行政長官,但白韞六卻表示他事前有「知會」特首。相反,如果李寶蘭署任是基於將會有晉升的安排,以李已經署任超過一年,而其職務及級別本身又具相當的敏感性,究竟廉政專員是否有徵詢貪污問題諮詢委員的意見,及預先提醒行政長官有關的「突然降級」將會引起公眾疑慮及嚴重打擊員工士氣?如果有,結果為何?

[15]  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的職權範圍非常清晰,包括「監察廉署在執行職務、人手編制及行政事務上的政策」。在白韞六7月11日向傳媒交待事件時,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現任主席周松崗先生正正就站在白專員身旁。

[16]  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其中一項職責,(我引述)是「就廉政專員根據《廉政公署條例》第8(2)條所考慮採取的行動提供意見。」這個責任非常重要,因為《廉政公署條例》第8(2)條條文,就正正是要求廉政專員在終止人員的委任上,必須諮詢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的意見,並須以書面通知,告知有關的廉署人員她/他的委任的終止正在考慮中及其理由。

[17]  今次事件,白專員並非終止李寶蘭的委任,而是選擇取消其署任,這樣做白專員就可以避過責任,無須跟從《廉政公署條例》第8(2)條的規定,諮詢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的意見,這等同剝奪李寶蘭申訴的權利,而整件事件根本完全缺乏透明度。

[18]  現時,即使事件已引起廣大市民的關注,及廉署內部員工的極大迴響,特首仍然只隱藏於白專員的背後,刻意迴避向公眾交待。

[19]  在1994年,當局曾就廉署的功能、權力、問責制度等議題上進行檢討。近月發生的事件,已明顯威脅到廉署的獨立性及聲譽。我認為有必要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由社會上公正、廉潔的人士擔任主席及成員,就上述議題重新進行檢討。

[20]  有關檢討委員會需要探討現有條例是否有完整的機制,互相制衡,確保廉署工作的獨立自主。此外,由於特首已是政治人物,其監督廉署的權力必須有所約束,或者應受到獨立監察。

[21]  在這期間,我希望來屆立法會能優先跟進是次廉署人事變動的事件,包括李寶蘭的突然離職、另外兩位高層人員高迪龍及鄧淑妮的離開,及署理執行處首長丘樹春撤回提早解約申請的事件。

[22]  立法會議員亦必須向行政長官施壓,追究他違背2012年當選行政長官時的承諾。就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主席李國能於2012年5月所發表的報告,候任特首曾表示會認真考慮報告中的各項建議,上任後盡快落實。該檢討委員會作出一系列建議的重點,就是要將行政長官與公務員及政治任命的官員,在利益申報、收受利益及離職後工作等要求上看齊。

[23]  檢討委員會另外一個最關鍵的建議,是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負責研究及審批行政長官索取及接受利益(一般或特殊),避免現時行政長官在接受利益方面可自行決定,毋須向任何人問責,惹人非議的情況。雖然梁振英先生於四年前承諾在其任內盡快落實有關建議,可是至今天為止,委員會的重要建議沒有一項落實執行。

[24]  對於1974年2月廉署尚未成立前香港的貪污狀況,廉署網站有非常公正而坦率的概述。當時在公共服務機構中的貪污橫行,不受控制,在警隊及其他紀律部隊的情況尤為猖獗,社會治安和秩序都受到威脅,導致民怨沸騰。私營機構的貪污情況同樣嚴重,甚至比公營機構更差,社會上各個層面的商業活動,都不時受著黑社會「收保護費」、「茶錢」等各種代替賄賂的名堂所支配。

[25]  當年,麥理浩爵士,一位非常能幹、出色的港督,憑著勇氣和果斷的決定,成立一個完全獨立的機構去處理及調查貪污投訴,取代警務處打擊貪污的職權。其後發生警廉衝突,麥理浩爵士發出局部特赦令,宣佈一律不予追究1977年1月1日前涉嫌貪污未被檢控的公職人員,已被審問及正被通緝等人士不包括在內,化解了一場警察叛亂。

[26]  今天,廉署的口號是「香港勝在有你和ICAC」,事實卻不止於此。除了伴隨著法治及在海外反貪機構中獲得良好的聲譽外,廉署亦是本港作為有信譽的國際金融中心這頂桂冠上的寶石。本地及海外公司在本港作出投資及發展業務時,都深信香港能提供一個公平、公正的場所,作為交易和契約簽訂的平台;與此同時,他們亦信賴本港具有完善而嚴謹的制度,監管公職人員及商家的行為。

[27]  近年,香港在全球清廉指數的排名有下跌的趨勢,我們絕對不能容許跌勢持續。我們必須用盡一切努力,保持著我們既有的優勢。同時,我們應毫不猶疑地站出來發聲,協助重建廉署負責任、公開、透明、正直的形象和聲譽,挽回員工的士氣。就正如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早前所說:「如果廉署玩完,香港都會玩完」。

[28]  美國十九世紀演說家、社會改革家兼廢奴主義者Wendell Phillips(溫德爾.菲利浦斯)曾說過,「自由的代價是必須時刻警醒,永不言休」。他這句名言及其後的說話均很有見地,而且提醒了我們,香港人今天的生活方式及基本自由已明顯受到威脅,大家應該做甚麼去保護我們所愛的香港呢?現在就讓我引述他餘下的說話,作為我今日發言的總結:

[29]  自由的代價,是必須時刻警醒,永不言休。權力有如大盜,無時無刻不在取諸大眾,集諸小眾。誰一旦大權在握,人民便不免要與之為敵。唯有長期監察,才可防止身在其位的民主志士變得麻木不仁,專橫拔扈;唯有不斷推行民眾運動,才可確保人民不昧宗旨何在,不讓自由於物質富足之中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