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中小學教育:今後的方向」陳惜姿女士講辭

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中小學教育:今後的方向」 (2017年12月2日)

陳惜姿女士講辭

政治教育避得過嗎?

我自己與之前兩位老師相比,我確實膽戰心驚,感覺班門弄斧。很感謝大會邀請我,我以家長的身份參與中小學教育論壇。因為中小學教育與我的關係,只是有「兩條針」,我的一對子女在中小學讀書。由於我要寫專欄的緣故,經常找靈感。沒有靈感時,從子女身上找靈感,純粹賺取稿費。(全場大笑)我在大學工作的時候,見到來自中學的畢業生,心想很多問題。究竟這些人怎樣長大呢,經歷過什麼呢?為什麼如此出色,有參加過辯論隊,還是學生會主席嗎?有一次問學生,問他為什麼會那麼頹廢,經常打電玩,都可以入讀大學?(全場大笑)學生說公開試很容易。什麼類型的中學生都有,我是中學成果的見證者。我會做收生工作,看到大學收生不公平的地方。

政治教育無處不在
說回正題,政治教育能夠避得開?為什麼主題不用「國民教育」?我覺得課程不一定以「國民教育」的名義推出。2012年後教育局對這四個字很敏感。課程是消失了?當然不是,會以第二個形式出現。2012年國民教育獨立成科擱置之後,有人跟我說,其實教育局七個學習宗旨裏的彩虹橋裏,國民身分認同一直存在。小學教育的學習宗旨之一是認識自己的國民身份,致力貢獻國家和社會。中學的名字長一點:「國民和全球公民身份的認同」,希望中學生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我覺得中學的寫的比較廣闊,把國民和公民一起討論。其實增強國民身分認同的目標一直存在。

近年來,國民教育未能獨立成科後,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融入在中文、音樂、常識等科目。很多人都不知道小學的音樂科裏是有國歌。從我的子女的同學得知,小學的音樂考試裏可以奏樂器或唱歌,有些學生會獨唱國歌,覺得簡單直接。每天聆聽電視播放的國歌,對學生已經潛移默化,很正常。政治教育究竟想怎樣?唱國歌究竟有沒效果?他們只是唱歌,但沒有領會。如果他們了解國歌的作曲作詞的生平,會感到不開心。但在小學生的層次只是「念口簧」(死板地背誦)。

中文課文找到文宣樣板
早前幫助女兒朗讀,女兒朗讀課文給家長聽,我看課文覺得不對勁。這篇課文是說2008年四川地震裏有一個老師(譚千秋)危急中張開雙手保護四位學生。後來老師喪生,四位學生存活。這篇課文放在教科書裏「生命教育」的單元,下一篇課文是關於2003年沙士(SARS)病毒中喪生的謝婉雯醫生。很多人不知道那位老師。我的兒子已經讀過這篇課文,當時不為意。輪到女兒朗讀這篇課文時,聽起來覺得很樣板。我研究課文,想知道誰是作者,因為我覺得用語上、措辭上像內地作者。這篇課文有點文宣的感覺。於是我網上搜索,發現這位老師真有其人,並已死去。幾年前內地有報章指這個故事是假的,四位學生裏,只有兩位是真的,一位不幸喪命,另一位學生存活,但不是那位老師救的。唯一生還的學生接受訪問,問那位老師有沒有救他,學生如實地說沒有,因為那位老師不在學生身邊。但那位老師張開雙手的動作,被內地人稱為天使張開雙翼保護學生。

我的專欄文章刊登後有人反駁,認為孔融讓梨也有可能是假的。對我而言,老師救人與謝婉雯醫生都是生命教育的象徵,不能用孔融讓梨等故事對比。我作為記者,比較着重事實,老師救人一事不應捏造事實。我想起從前訪問過我尊敬的錢鋼老師,即是《唐山大地震》的作者,他說內地的記者為了說真話付出很大的代價。回應李雪英校長,如果一個社會連真話都不能說,這個社會完了,沒有將來。我也不想謊言成為下一代成長的一部分。我寫這篇文章時沒任何動機,只想說文宣不應該在課文出現。

我覺得香港的出版社想做得更好。後來中文課本的出版社積極回應,說下次改版會抽起這篇課文。另外,我檢視2012年的常識科課本,內文有「為你的身份驕傲」、「為國家驕傲」等字眼。再看今年的課本,這些字眼已經消失。事件證明了兩件事,第一有人表態是有效果的,不表態就不知問題所在,因為出版社定期沒有核實課文來源的真偽。第二,香港的出版社還未淪落。

愛國歷史教育是整頓青年良方?
國民教育不能獨立成科,但政府不會置之不理。尤其政府將香港近年青年的起義、示威、不滿,全部被歸咎他們誤解國家、不了解國家。沒有國民教育,青年才會不滿。政府認為香港青年有病,國民教育是解藥。我認為這個假設很誤解。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說香港出現港獨思潮,是香港沒推行國民教育的惡果。他說國民教育一定要推行,教師團體要先愛國,首先要愛國,要增強民族自豪感。您感覺到中央不知怎樣做,但一定要香港做。

接着談中國歷史科課程改革。如果國民教育不能獨立成科,就會以不同形式出現,包括通識科要加強《基本法》教育,中史科就要改革。中史科很博大精深,其實詳近略遠我是同意的,例如晉朝的出現對初中學生有何意義?我覺得中史科絕對可以教得更有趣,詳近略遠是好的,但「近」怎樣定義?即是近代史應該怎樣教?共產黨管治中國後的歷史怎樣說?不能只說好的,不說壞的。我最介意是中國歷史的教育變成一個民族主義的教育,即是那些血海深仇、民族大恨、帝國主義、反美反日等言論。我介意我的下一代和香港的下一代被民族主義蒙蔽。其實教授學生近代史是好的,不過好壞都要說,即討論共產黨,也要討論國民黨。至於要不要教八九那麼近,就留給專家討論。

政治逐漸帶入校園
政治教育有時不在課程裏面,其實不需要那道「彩虹橋」,政治教育已經出現。學校直播中央某君演講,還要學校簽回條要不要直播。我覺得香港的官員有時過分效忠,這是北京要求,還是港府覺得播放直播很光榮。但我覺得做得很不優雅。(全場大笑)我最接受不了特首林鄭月娥跟學生說覺得睏就睡覺吧。我想問她究竟有沒有尊重學校?學校取消上午的課堂,很多事要辦理,並安排學生到禮堂聽直播。特首一句「受不了就睡吧」,擺出敷衍的態度,當學生是什麼?當老師是什麼?我覺得香港的官員,尤其是教育的官員,吳克儉(前任教育局局長)離任是好的,但現任教育局局長說很抗拒政治帶入學校,卻說李飛演講不是政治是教育。這是語言偽術還是指鹿為馬,我也不知怎樣說。不過官員也身受其害,他們要出席十九大精神的宣講會。整個香港開始做無效的教育,人人變成十九大會議的出席者。我不知香港是否要走這一步?

政治帶入學校,我有很多感受,因為我工作的環境裏,有來自中國的學生,有香港的學生,中港矛盾可以在一個班房出現。作為老師難以平衡,小心說話,以免學生不高興。看到「香港獨立」的橫額,我經過也不敢停下,急急避開這個「火藥庫」。民主牆劍拔弩張。我班裏有個前學生會幹事,我問他為什麼不去處理。他說:「我不同意,要保障言論自由。」我忍不住,向他問如果有個內地生掛「習近平萬歲,共產黨永垂不朽」橫額,要不要守護他的言論自由?不可以因為「啱聽」才保護,「唔啱聽」就不管。如果「香港獨立」的橫額你不拆,那麼將來有人懸掛「習近平萬壽無疆」的橫額,你也沒理由要拆。因為校園裏什麼同學都有,他們都是學生會的成員,有發言的自由。其實不只大學,中學都有懸掛橫額的情形,中學老師都挺頭痛。看到校園百花齊放的局面,但難以設定言論尺度。其實我不同意校園內懸掛政治立場的橫額,以及派發政治宣傳單張。其實我絕對同意有理性討論,所以我覺得通識科是很好的科目去表達意見。

政治教育有何作為?
其實政治教育有沒有用?我覺得在資訊流通的香港,看新聞就是最佳的國民教育。但這些國民教育都是一些很殘忍的國情,比如說把「低端人口」驅離家園、幼稚園學生被針刺。當資訊流通時,中學生那麼聰明,為什麼他們要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呢?要學生參加內地交流團,但他們用不到YouTube、WhatsApp、Facebook,親身感受到資訊封鎖,怎樣愛這個國家呢?再問多一句,為什麼要封鎖我?害怕什麼?中學生那麼聰明,他們問這些問題,老師都已經知道。所以我覺得「大石砸死蟹」的愛國教育是沒用的,完全是做樣板。

亂世裏的教育,我也有正面思想的,我覺得香港幸好有通識教育。以我少許的觀察,其實通識教育有很多理性分析討論,很多觀點不同的鋪陳。我覺得亂世裏有通識教育是很重要的。應不應該學《基本法》?我覺得絕對應該學,因為《基本法》導言開始說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內裏第五條講五十年不變,學生應該要知道這些知識。說真,如果香港沒有《基本法》,還餘下什麼?

剛才說這麼久,我覺得年輕人的思潮如一個鐘擺。你愈強逼推行國民教育,學生會歸去另一邊。雖然我不想要偏頗的國民教育,但我認為他們應該認識中國。我兩個子女都沒有讀國際學校,我覺得我們的根在香港,我們是香港華人,沒理由連中國人道災難也不關心,中國的發展完全不管。當年輕人說一些大逆不道的話,我也接受不了,我覺得學生應該學多一點中國,但看你怎樣學。不是做樣板的學,而是真正的學習。

 

摘錄自灼見名家:http://www.master-insight.com/?p=48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