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中小學教育:今後的方向」程介明教授講辭

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中小學教育:今後的方向」 (2017年12月2日)

程介明教授講辭

不一樣的教育:為甚麼?

很多謝有這個機會與大家交流。我太太說我四歲開始沒離開過學校,這是真的。在這個時代很不時尚,現代的人轉換很多工作。我上個月在莫斯科聽一個澳洲的研究,推算一個澳洲的公民一生大約經歷15份工作。我早前2006年聽過英國有個推算,就是一個人經歷13份工作,即是轉了12次。我當時不相信,於是我看美國勞工部的紀錄,美國人平均經歷10.4份工作。2002年的另一個統計數字是平均一個美國公民經歷4.3個行業,我由頭至尾都不相信。

我很怕別人說你以前怎樣,你現在找工作沒人會知道你以前讀過什麼,沒人理會你從前的成績怎樣。我現在建議學校的評估不是測試學生知道多少東西,而是測試他們懂得做多少事情。這個很重要,因為我們以前假設知識很像液體,你的腦袋是空的,老師將知識倒進腦袋裏,其實不是。其實是因為人靠活動,不斷與外界接觸,慢慢形成對問題的看法,這就是知識。每個人不同,每個人的經歷都不同,會得出不同的結論。所以你以前學過什麼,拿過什麼證書,統統沒有關係。現在香港很流行與別人比賽,比賽贏了是否代表自己比較棒?不一定,最近有個博士生來自中國一間南方大學的附屬中學。這間中學是奧林匹克數學的大本營。他訪問多位奧數冠軍,解題出神入化,但眾多奧數冠軍裏沒一個想讀數學。比賽輸贏與認不認識沒有關係。

說回正題,我這個題目大概分為四個部分。每個部份會講兩個小時,可以嗎?(全場大笑)說笑的!

社會變了 教育並不是為了工作
先有一個簡單的答案,因為第一,社會變了。社會變了,我覺得是根本的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為什麼不一樣?整個經濟生產不同了,資本主義工業社會的出現,全靠大量生產。現在不是說大量生產,大量生產是市場的毒藥。如果全部工廠都是大量生產同樣的東西,誰會買?我問一問在坐各位,你們有多少雙鞋子?女士有多少個手袋?是否需要這麼多東西?現在生產不是為了需要,而是創造慾望給顧客。現在不講求大量生產(Mass production),而是少量多款(Less of more)。少的數量,多的選擇,才吸引顧客。田北辰有句話:「流行的已經過時了」。要不斷變化才有市場。你知道香港有多少間美心?超過600間,但它們不是全部叫「美心」,例如在太古城有四間美心,叫北京樓、潮州菜,甚麼都有。

因為如此,以前大機構很多人集中力量,設計一個複雜的產品,然後大量生產的情形,已經不再。現在很多一站式服務,這是我從我的女兒學到的,她去投資銀行工作,第一天在巴塞隆拿職業培訓以為傳授財經知識,原來不是。第一個題目是「怎樣管理你的老闆?」一個職員加入兩三個團隊,因為一個客人就有一個團隊。不同我爸爸,我帶爸爸去瑪麗醫院,門口有一個流程圖八個程序,每個病人都要經過八個程序,每個部門都要醫治所有病人。現在概念改變了,因此機構變得愈來愈小,中層管理幾乎沒有,因為不需要。你們看新型機構都沒有中層管理,公司員工做得較辛苦,公司也很脆弱,隨時會倒閉或被吞併。因此機構對僱員沒有承擔,亦不可能承擔,根本不知道公司將來變成怎樣。僱員對機構沒有無限的忠誠。

個人來說,以前是從一而終,現在轉工轉行。我覺得現今青年對工作的看法不像以前我般。我以前對工作只是安居樂業,要穩陣保障,現今青年對工作講求突破、轉型、掙脫、變化,所以有青年間歇就業的,儲了兩年錢去旅遊,再儲兩年錢再去旅遊。失業其實是家常便飯,幾個月沒有工作是閒事。創業可以成功,可以失敗,當是做實驗。所以社會與以前不同。

在美國有個講法,說幼稚園是為入讀學校準備。這個很荒謬,你問幼稚園老師,幼稚園裏學的東西,是否為了小學?是,入讀小學,入讀最好的小學!但幼稚園學到的禮貌、習慣、基本態度,這是終生的。現今大學,除了醫科,讀這個科目做這個科目相關的工作,已經不是主流。香港金融業,不收會計系畢業生,不特別重視會計知識,要求創意和敏感度。讀書讀過多少東西只是過去,整個社會需要的是將來做什麼。

世界亂了 教育難以應用社會
第二個討論是世界的變化。由農業社會轉變為工業社會開始。因為農業社會是被自然土地圍着。到了工業社會,農村破產了。人們去工廠,去機構工作。但現在工廠和機構都開始崩潰。變化是根本的,無法回頭。人變得釋放了,不用上班,不被公司困着,相反變得沒有保障。對於我們習慣有保障的,沒有保障很不習慣。但對新一代人來說,很認同。為什麼要打一輩子工作?兩代看法完全不同。但這情況只適用於和平盛世。

但現今世界亂了,而且不知亂得怎樣?我不是散播悲觀言論,給你們看幾張照片:氣候變化、人為意外、傳染病、預測不到的經濟危機、社會動盪、戰爭、難民、貪污、不負責任政治行為、恐怖襲擊、產品造假、地區獨立運動、意料之外的民主結果。這些不是我編出來,打開電視天天都是這些新聞,完全沒有盡頭。不會說今天開始沒有恐怖襲擊,不會說下個星期開始沒有經濟危機。世界亂了,下一代說是亂世,宗教人士說這是末日。有人說世界是VUCA,即是volatility(變幻)、uncertainty(不確定)、complexity(複雜)、ambiguity(含糊),似乎很概括目前情況。面臨這樣的社會,希望下一代能夠生存,希望下一代得到成功,希望下一代領導他人,以及靠下一代改變亂世。我不斷問自己,我們的教育是否做這些事情?學生讀完這些科目,足夠應付一生?我們將他們的生活被科目充塞,不能做其他東西。

科技暴發 數據取代老師
第三是科技暴發。我用「暴發」兩字,因為是爆出來的,而且不由分說。比如說大數據,只是幾個月的事,忽然處處都談大數據。變化不斷發生,這才可怕。1900年和1913年的紐約第五大道,不夠13年,當時緩慢的社會,由馬車變成老爺車。再看現今和將來,不用2030年,紐約第五大道變成無人駕駛汽車了。大數據、人工智能、虛擬技術等不由分說。個人覺得,它們只是技術發展的繼續。當初有電視機,就有個歌謠:「睇電視,害處多,電視教壞細路哥。」以前人們對科技較為避忌,現今全身都是科技。但大數據就不同,數據本來是資訊,變成產品,又變成資源,現今變成資本。一用數據,就會產生新的數據,愈用愈多,但不會損耗,人人都可以用。大數據沒法應用經濟學上的理論,沒有機會成本和邊際成本。中國多個城市的共享單車服務不用停泊站。大數據會知道單車的位置,如果他人帶單車到指定地方,他下次獲得該單車優先使用權。一元人民幣有可用一小時。

大數據下,中心概念就會失去,例如飯店,在北京只需手機就有外賣。銀行,現在講求無金錢主義,香港仍然相對落後。談到圖書館,因為有數碼資料,所以沒人去圖書館,連港大圖書館部分樓層改建成學生園地,可聊天可吃東西。醫療方面,不用去醫院,只要有你的資料,就有解決辦法。醫生不用駐留醫院。大數據出現一個問題:「你要享受大數據,就要犧牲自己的數據。」過關時你把獨一無二的指模資料,給入境處存檔,所以成功過關。世界變成這樣,不知對教育有何影響。有人說老師不需要存在,以為數據就是知識。如果授課只是傳遞消息,真的會被數據替代。

需要不一樣的教育
整個香港教育很像兩個大洲,一個大洲是多元化社會,一個大洲是不同類型的人。兩個大洲之間有個獨木橋,就是教育,只考幾個科目,有特定課程大綱和合格分數。其實是害我們的小朋友,覺得走這條路才是成功,走其他路不會成功,但社會不是這樣。教育是職業訓練的概念,其實已經過時,所以我們需要不一樣的教育。

新加坡教育開始方式與美國不同,新加坡從人開始,美國從工作需要開始,跟着其他地方開始沿着新加坡教育方式。日本由熱愛生命開始,針對自殺、欺凌、宅男文化;台灣的教育,重視內涵,由素養開始。很像打功夫一樣,有紮實的內功基礎。中國內地的教育也講求核心素養;韓國的教育講求四樣東西:獨立的人、聰明的人、優雅的人和民主公民。我們香港何時要培養一個優雅的人?

最後我們要返璞歸真,回歸學習。知識和能力是主要課程的功能,但能否培養價值觀,是未知之數。比如香港大多數的學校,特別有較長的歷史,不像美國、英國的公立學校一樣,有很多課外活動,注意德育概念。其實課外活動是最有效、最主動、最開心、最能吸收的學習方法。其他學習是靠經歷和磨練,最近香港有個統計,在228間學校抽樣調查,發覺平均每間學校有9.8個項目與外界合作,可以是商界、非牟利組織、慈善機構。我覺得這是一個大突破。它不單是捐錢給學校,而是提前讓學生提前進入社會。學生提前進入社會有很多方法,比如參加課外活動、旅行,甚至參加社會運動。

教育發展方向
人即使很有能力,懂得與別人相處,但可能是大陰謀家,所以人要有價值觀。價值觀屬於家庭的薰陶、教師的榜樣、學校如何處理問題、學校怎樣對待不同學生等。不過老實說來,現在學生學習大多從媒體得來的。我認為有三個教育發展方向:

第一、要給予學生豐富的學習經歷。因為知識的形成是靠經歷。我們的學生經歷很多英文的課本、英文的課室、英文的考試,但不懂說英語,因為他們沒經歷學英文,他們只是坐在課室裏聽和寫。要學生提前感受真實社會的經歷,現在沒可能說哪些階段是「學習」,哪些階段是「應用」。現在是講求滲透。另外要壓縮傳統的正規課程,本來這是上次應有教育改革,但最近沒有專業領導,個個搶着爭功,每個老師希望自己授的科目成為必修科,所以無效。大學招生很重要,內地大學的改革甚大,時間有限不能再說。如果大學招生理念不改變,教育不會修改。

第二、提供學生和學校自主空間。我覺得教育的改革,好像畫中國畫,西洋畫把畫紙填得很滿,如果中國畫把畫紙填滿,會變得黑黑的。留白很重要,沒有白就沒有自主,自己也沒有反省空間。這點很難做到,我們有功課就要給學生完成,去旅行是否要交報告等。所以有意見說校本要收窄,要管校長,但這樣做好嗎?「愈管愈好」這是工業生產的概念,但學校的人手真是太少,現在學校很像我在非洲看到的貨車,貨車很細小,但貨車上的貨物很大。學校老師要背負很多事情。香港的老師很難得,不到七、八時不會回家。

第三、重建專業力量,調動社會資源。專業力量在上兩屆的特首已經崩潰,一個太懶,一個太好鬥。教育專業沒了,教育局沒有專業力量,原本的教師漸漸退休,這樣很糟糕。香港教育基本上領先全世界,外國以為香港很先進,但其他國家進步得很快。社會資源包括錢、時間和機會。正如之前說228間學校,一些機構幫這些學校的學生提供實習,學生的收穫很大。第一次知道遲到原來是很緊張的,以前讀書時遲到只會扣分。明白上班衣着和逛街的是不同。重新建設諮詢架構,香港的諮詢架構其實很優秀的,但現今沒有作為,因為它是幫助政府的,只靠關官員解決民間問題。香港的情形與新加坡相反,新加坡的政府優秀,但行政總裁和校長則普通, 香港有很多優秀的行政總裁和校長,但政府就不敢說了(全場大笑),普普通通吧。以及政府經過最近十年,損耗很大。

最後一句,百年大計。個個都知道政治、經濟、科技,再加上輿論,經常改變。內地的朋友說,內地的政策經常改變。要跟着政策走不容易,今天這樣,明天那樣,再過多一會兒變成其他東西,最後各自為政。但教育是不管政策怎樣變但照樣做。不要被眼前的東西蒙蔽,很多東西可以做。我有個觀察,最近去內地多個城市的機構、去當地年輕創業家考察。他們既為賺錢,又為教育,不理政策,專注自己的工作。但香港所有做的東西都與政策、經濟、輿論有關。我覺得變化不足以成為教育的大方向。我看過眾多國家,沒看過一個國家對自己的教育滿意的,所以對教育不滿意,沒問題的,不過不代表自滿、不改變。謝謝各位。

 

摘錄自灼見名家:http://www.master-insight.com/?p=48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