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論壇「十八相送:風雨同路」陳方安生女士歡迎辭

公民實踐論壇「十八相送:風雨同路」 (2018年9月15日)

陳方安生女士

歡迎辭

各位早晨:

歡迎各位出席今早由公民實踐培育基金主辦的論壇。我們特別高興邀請到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博士Margaret,羅冠聰先生以及李澤恩大律師作為今日的主講嘉賓。

Mary Kay Ash (玫琳凱),已故Mary Kay美容產品創辦人,商業領域的先行者,她有以下名句:

   “There are three types of people:

   Those who make things happen;

   Those who watch things happen; and

   Those who wonder what happened.”

世上有三類人﹕一類人使事情發生;一類人看着事情發生;一類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今日首位主講嘉賓 — Margaret 屬於哪一類人?相信大家都同意,她是最有資格帶領我們一起討論今次的題目「十八相送:風雨同路」“Can Our Values Survive New Challenges?”。

我認識 Margaret 多年,我同她的淵源,可以追溯到香港大學。

我從政之路很簡單,一加入政府就做了近40年公務員,而Margaret就多姿多采,她最近出版的著作《拱心石下 ─ 從政十八年》,提及她曾經在港大做過研究助理、專欄作家、第一屆沙田區議員、美國大通銀行職員。當然最為人知是她曾經當過明報副總編輯,一直關注中英兩國政府就香港問題的談判。

當年吳靄儀不接受「把香港交給一個共產政權」作為結束殖民地管治的出路。近年她更自稱是最早的本土派,84年已經寫下“Now We Stand Alone”一文,呼籲香港前途要靠自己;直至90年,在我們主席詹德隆的打動下,她去了劍橋讀法律,之後加入大律師的行業。

吳靄儀在她自傳式的新書中,特別詳盡記錄她在立法局同立法會的漫長歲月。1995年吳靄儀毅然參選,是一個好朋友遊說她,指97前最後一屆立法局有好多對法治延續關係重大的議案要處理,希望有一個「擋得住壓力,堅守原則」的議員代表法律界,結果她不負所望,接替了葉錫安,當上了法律界功能組別的立法局代表。

除了1997年7月1日至98年6月30日這一年她沒有加入臨立會,吳靄儀當議員直至2012年。拱心石下18年,她一直堅守立法機關議員的崗位,時刻督促行政機關問責和守法。吳靄儀明白要履行議員的職責,她不單要維護支持她的法律界﹐更重要是挺身而出捍衛全港七百萬市民的權益。

不平之事,即使並非直接與吳靄儀的職責有關,她不會只是「看着事情發生」。吳靄儀實踐一句名言:好人袖手旁觀,惡人就會得逞。“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and of course women) Do Nothing”.

我2007年參加立法會補選,當上民選議員,Margaret成為我的同事。在議會中,大家公認她是一位勤力同有原則的議員,講紀律,重程序。她的確有很強的主見,但也很願意聽取別人的意見,只要有道理。

吳靄新書詳細記錄她經歷的種種挑戰,及她孜孜不倦地審議和回應政府提交的法案,並提出修訂。當中包括居港權、反對23條立法的抗爭以及反高鐵撥款。

吳靄儀可以不眠不休就關乎所有港人人身自由的《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草案》(俗稱竊聽條例草案)提出108項修訂(2006年8月),但建制派響應政府「寸步不移」的對策,竟然不理是非黑白統統否決。

吳靄儀形容當時「根本沒有幾個議員花心思認識草案,建制派議員樂得高掛免戰牌,不發言,不反駁,聚在前廳吃喝,看電視和玩遊戲機消磨時間,高聲嬉笑,杯盤狼藉,時候到了就進場投票反對。」

這幾句說話,也是現今立法會的一個最好的寫照。我當立法會民選議員雖然只有8個多月,但已深深感受到其中變化,特別是我戴過官員同議員兩頂帽,以前的政府會盡力去遊說議員支持政府,以理服人,事事跟足規矩;但現在的政府,以票數壓倒一切,硬推不受歡迎或未經仔細審議的政策和條例,透明度愈來愈低,惡果卻要港人承擔。政府的新政策或者重要發言,連英文稿都欠奉,新聞稿有時深夜才公佈,記者會也拒絕召開,實在是大倒退。

至於議會內,議員分成保皇黨或者建制派同民主派,兩邊好似勢成水火,互相指罵,聽聞連同枱吃飯,互相交往也欠奉。市民信賴他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會不分黨派,履行議員的職責,事事以全港市民的利益為依歸,盡心盡力去審議各項議案和撥款,結果卻完全不是這回事,有些議員變成舉手機器,不問原因去支持或反對,實在是有負選民的期望。

立法會主席更背離負責主持公道的天職,以議事規則來打擊不同意見的同事,最近甚至有些議員研究引入罰停賽和罰錢的新規矩,剝奪議員的發言權。

誠信、尊嚴、思想自由、表裡如一、包容多元、勇於堅守信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些是香港人多年來十分珍惜的價值。我肯定,在座無人想見到,五年、十年後,香港對這些核心價值的回應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政治領袖常把「促進和諧」掛在嘴邊,原則上不是壞事,但如果手段是收緊表達自由、利用司法濫權和威嚇,打壓和平示威與集會自由,是不可能達致真正的社會和諧。

香港人比較實際,但不是蠢人。任何客觀中立的人眼中,一國兩制及《基本法》本應保障的香港價值已經逐漸被蠶食、改頭換面,像被夾硬套上一件緊身衣。特區政府高層愈來愈向北京唯唯諾諾,附和北京的陳腔濫調,人人變得麻木與虛偽。

無可避免地,有人會作出以下結論:中聯辦與北京早有一套盤算和議程,置港人期望不顧,公然主宰香港的管治。

面對目前的政治困境,香港人又一次出現無力感,似乎迷失了方向,但我不認同是因為大家懶惰,反而我覺得問題在於市民無論是上街遊行,或者是請願發聲,當局都是不瞅不睬,置於不理,令大家都心灰意冷。吳靄儀提醒大家,「只要你不放棄,這條被人大釋法打穿了幾個大洞正在下沉的船可能不會沉得咁快,可能不會沉。」「踢開無力感,繼續遊行、捐款、投票。」

我認為,沉默不發聲反而會鼓勵北京、特區政府同建制派以為可以為所欲為。

我本性樂觀,相信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會崩潰。基本要做的,是這一代立法會議員以吳靄儀前輩為榜樣,堅守原則,本着良心做事,力抗政府侵犯公眾利益的惡行,要求政治領袖們開誠布公、透明、問責、尊重民意,這是香港人應得的。

今日正是一個好機會給大家交流心得,各抒己見,為香港這塊寶地尋找出路。多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