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研討會:認清選戰-2015區議會選舉 (19/9) 講者總結 #3 柴文瀚先生

講者總結 #3 柴文瀚先生

在公民實踐研討會上,柴文瀚點出地方的行政和地區議會的出現是為了回應當時67暴動。八十年代初期,英治政府選取了當中比教保守的改革方案,於十八區成立區議會作官方咨詢的組織。

協進會的靠攏

伴隨著區議會的誕生主要有兩類組織:文藝協進會和康樂協進會。由於歷史因素,基本上各區區議會每年都會將一部分資源分配到這兩類組織,以南區為例,兩會每年各取100萬。於是,這些協進會負責人的取態將左右資源的分佈。以往泛民在這些組織中均有一定的參與,但近年隨著建制派的滲透,以及大量的游說功夫,令這些協進會大多失陷。損失這些協進會不單止影響到資源的收穫,建制派更透過其網絡大力去搜羅及培訓新血。這種轉變亦慢慢見諸於獨立民主派議員的消失,街坊組織已逐漸靠攏至建制一方。

地區組織

柴文瀚指出,其實泛民亦曾嘗試成立地區組織以分一杯羹,奈何2007年便漸退戰場。現時只餘民協或民主黨的葵青區的勢力足以抗衡。箇中牽涉很多奇怪規則的問題,如部分條文規定入某組織必須於特定年份前成立,實在排除了不少公平競爭的機會。而隨著建制組織愈來愈多,泛民早已陷入苦戰。惡性循環下,泛民基本上難以從中獲取資源發展。

區議會職能及檢討

回歸基本,究竟現行區議會能夠做甚麼?柴文瀚稱,根據香港法例第247章,所有有關地方政策和設施的建設都必須先徵詢區議會意見。另外,區議會亦有一億特定撥款供區議會自行決定舉辦活動及區內建設。柴文瀚認為區議會有必要減少分歧,盡量尋求共識,以便推出有效的政策。旺角行人專區的安排,就是因為當區區議會眾說紛云,導至有權難用。另一邊廂,銅鑼灣鵝頸橋的優化計劃只用了三、四百萬,成效卻相當不錯。可見問題不在於權力所限,而是各位議員的主觀意願及會內溝通。柴文瀚認為,地區事務不一定以政治劃分,宜多作磋商,避免議而不決,但當然需視乎當區文化及情況而定。

公民需更積極參與

柴文瀚同時亦鼓勵公民多作參與。區議會會就個別議題開公聽會,公民需要多加發聲。公民亦可提出訴求,自行發掘議題。柴文瀚提到他在南區與一群年青人爭取成立滑板場的經驗,證明只要夠主動,絕對可能實踐民主參與。除此以外,公民亦可加入監察的行列。泛民議員透過區議會不時監察地方行政計劃的撥款和申報狀況。如公民能加入監察,成效定相得益彰。

結語

「除網絡以外,市民亦非常希望見到成績和實際的地區建設成果。」

柴文瀚指市民其實期望地區工作者做出實際政績,有確切的社區建設,甚至比建制做得更好。被問及素人如何做到政績時,柴指政黨的確較有優勢,未有議席的幹事能夠倚仗立法會及當區區議會議員提出訴求。最後,柴文瀚寄語更多人能投身區議會,持之以恆,並廣交朋友,讓民主精神進入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