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研討會:認清選戰-2015區議會選舉 (19/9) 講者總結 #2 馬嶽教授

講者總結 #2 馬嶽教授

馬嶽先在公民實踐研討會上簡述區議會的政治和歷史脈絡。隨著區議會於1982年開始發展,香港的政治社會踏上政黨化的道路,選舉逐漸專業化。由於民主派缺乏資源,區議會議席帶來的資源對政黨的發展極為重要。依靠著議會席位以及相關的津貼,民主派才有資金開設辦事處以及發展樁腳。議席與政黨的發展由此息息相關。

及後1999年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遭殺掉後,民主派的資源開始萎縮。2003年民主派不經意因七一效應大勝後,中央調整對港策略,提升物質資源支持本地左派。自此蛇齋餅粽不絕,現在更已進化至送電視機及多士爐的層次。2007年上演大逆轉,建制大捷,至2011年更有進一步收穫。現在,民主派的議員已經剩下80餘人,約佔兩成議席,全港山河一片紅,情況堪虞。故此,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顯得特別重要,究竟泛民主派議席會繼續縮少抑或有所反撲,對未來民主運動有戰略性意義。

當下困境

今年經鄭宇碩教授協調後,泛民共派出200多個候選人,僅僅超過全數可選議席的一半。出選人的不足,證明泛民早已喪失大量地區網絡,大量自動當選的建制派議員亦促成民主派一路被夾攻圍剿的狀態。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我會話是用納稅人的金錢煉成的。」

與方志恒的說法類同,馬嶽指出除了商人及中央資金外,更大的資源懸殊是來自公帑的使用。在建制派壟斷區議會的情況下,行政的資源,包括區議會與政府的撥款大多向其友好的團體傾斜,做成一個政治生態系統,孤立泛民。

區選意義

除了上述的戰略意義,今年區議會的選舉更有另外兩重意義。首先,根據過往經驗,勝出該區的區議會將為來屆的立法會帶來巨大的幫助。勝出的區議員原則上可以帶到當區30至40%的選票來支持立法會的選舉,成為立會選舉的勝利關鍵。此外,作為傘運後的第一次選舉,2015年區選將無可避免地成為民意詮釋的重要指標。究竟市民支持否決政改,抑或支持梁振英的"vote them out",社會各界都希望於今次選舉中找到答案。馬嶽補充,結果對國際社會如何理解運動成效都有重要的詮釋作用。

區議會制度問題

馬嶽總結現存區議會政治是一種"Machine Politics",彼此透過選舉機器作動員的遊戲。社區出現地區福利主義,建制透過物資的發放,儲下選票,待選舉時再把選票搬出來較勁。整個制度與民主政治完全脫離,當中的生態與政治體制有很大關係。基於區議會的選區細小,「三棟公屋四條街」,以及無實權影響全港性或地域性的政策,選舉成敗就變得取決於人脈關係。建制派便進而派出全職黨幹工作,以保長形式建立人際網絡,深化了地區福利主義的文化。

如何應對

要改變生態,馬嶽認為得從制度、議員/地區幹事以及公民三個層次著手。就制度而言,約十年前馬嶽已與一眾學者,包括陳健民教授,於民主發展網絡做過一份研究報告,建議提升區議會權力和擴大選區,把區議會重組至約七個,擴大其管轄範圍,減少總體議席。此舉有助減少人脈的重要性,改變區議員只對小區負責的行為,引入規劃元素,從而改變區議會的文化。但即便是當時,大家都相當清楚方案不會被政府接納,因現行的選舉方法實在對建制有太大優勢。縱使如此,馬嶽依然認為方案的方向正確,因他相信只有制度改變,人的行為、態度以至文化方有質變。

在議員或地區幹事的層面,馬嶽始終認為區議會現有的權力並不是所想的微少,只是議員未有把其用盡。他援引當年灣仔區議會黃英琦的例子,指出只要代議士肯去做組織及動員工作,民間的參與程度仍能對當區政務做成一定壓力。但是現在選民覺得區議會事務毫不重要,事不關己,導致年青人的投票率佔總體極少。因此現時區選的主流客源仍是家庭主婦和老人家。

「年青人無用進步的思想去利用本已有限的參與機會作出公民實踐。」

馬嶽提醒各位要有長期的承諾和決心 (commitment),去面對社區的奇難雜症,並切忌敗選就離場,選民看在眼內會對民主派有負面影響。社區政治參與是比較立體的,選民期望每天都見到你,對你認識亦比較立體。

結語

馬嶽傾向區議會選舉應帶入政治面向,講述2015區選的重要性。但亦要平衡民生,不能只著重政治信息,街坊心中有數,上屆立會議員空降區選大敗足證明其有限作用。馬嶽預計「雨傘」亦未必會有太明顯的政治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