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實踐研討會:認清選戰-2015區議會選舉 (19/9) 講者總結 #1 方志恒博士

講者總結 #1 方志恒博士

方志恒在公民實踐研討會上指出,民主政體並不單指一人一票的制度。因為選舉以外,政權可以用多種干預及操縱的手段,如種票、幽靈選民和選區劃界等,扭曲真正的民意。學術上,我們稱之為「選舉威權政體」(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放諸世界,新加坡、馬來西亞、埃及和俄羅斯等國家都是選舉威權的表表者。

政權會以國家壟斷的資源,政治檢控和媒體的操控打擊反對派。方志恒指出,香港現在正正面對選舉威權的威脅,尤以資源懸殊及中聯辦操控為甚。

資源懸殊

首先,香港的民主派長期缺乏資源。單以民主黨計,一年的收入約1,000萬,而民建聯只計帳面都年收入逾億,商人的支持成為明顯差異之處。另外,建制派由於把持區議會多數議席,所以可以壟斷撥款委員會決策,私相授受之下把大量政府資源撥入建制組織,從而大搞地區福利。方志恒提到以葵青區為例,十大獲撥款最多的團體均為建制衛星組織,問題相當嚴重。

中聯辦操控

此外,中聯辦的介入讓問題雪上加霜。方志恒指出,民主派的對手從來不是枱面的建制派,而是背後的中聯辦,甚或共產黨。如《立場新聞》所述,中聯辦主要有三個重要工作部,分別為香港島工、九龍和新界工作部,其轄下分別有港島、九龍和新界社團聯會,管理逾600個大大小小的地區組織。各地區組織以不同名義,如同鄉會、街坊會、青年會等,大搞蛇齋餅粽和社區福利,以收集數據,製成「戶口簿」。地區組織定期把「戶口簿」交予中聯辦,以建立龐大資料庫作資源調配與選舉策略研究。

建制派的議員或地區主任的直屬上司亦不再是黨內高層,而是港九新界工作部的中間人。故此,民主派朋友面對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建制派議員,而是精密的國家機器。選舉威權政體可怕的地方是稱自己為民意的代表,透過民主選舉獲取認受性。事實證明,北京已不會再將民意的戰場拱手相讓,她會參與整場遊戲,置選舉於枱面,再作背後操控。

方志恒寄語各位用更闊的角度去理解整個形勢。選戰重要但絕不是全部。北京的操控是全方位的...... 媒體、專業界別統戰、大學自主的侵入等等。香港人要面對的不止選舉,而是中共以一個天朝國家姿態去入侵港人自治及核心價值的情況。

前「溫和派」的覺悟

方志恒自嘲作為一個前「溫和派」,過去數年都盡力提出具體務實建議去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提倡發展政黨政治,並深信香港必須走向這些改革,方可有效管治。但人大常委831決定後,方志恒對這些改革已不抱期望。他認為對北京而言,政權的維穩比管治效能更為重要。哪怕一個選舉制度會衍生出不同問題,只要能鞏固建制以及親北京的勢力,這些都是可承擔的代價。

「如果呢種天朝保守心態,仍然主導北京對港政策思維的話,任何理性改革的討論基本上都是對著空氣說白話。」

對於方志恒而言,我們更需要去問香港人願意為香港做甚麼。

群眾參與

「我們最後可以倚靠的就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公民精神去作全面的抵抗和監察。」 方志恒認為其中香港人可以做的事包括群眾集資(Crowd-funding) 以及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2009年英國《衛報》公佈了幾萬份關於議員開支申報的國會文件,邀請網民鬥快睇文件,發現問題則告之報紙追蹤,由此發掘大量醜聞。這種crowd-sourcing 的做法值得港人借鏡。香港現時資訊仍有高度的流通性與透明度,很多政府文件以至區議會撥款文件及利益申報皆有公佈,唯數量太多,學者和記者處理不及。若我們能用一個簡易方便的網上平台公佈資訊,網民便可能持續監察區議會事務。

結語

「自己香港自己救!」方志恒希望這並不只是一句口號,我們均須問自己是否願意透過更多公民參與,去抵抗國家的機器。短期內政制難改的情況下,現時香港人可以做的就是在各個不同崗位上盡力貢獻,監察建制,以全方位的參與抵抗全方位的操控,守住香港!